古天乐代言太阳集团城网址-欢迎莅临

新闻中心
News
联系我们
 

电 话:86-755-82910368

传 真:86-755-82910673

邮 箱:sail-group@sail-group.com.cn

邮 编:518001

明天系剧终 | 棱镜

时间:23-11-28 来源:棱镜

明天系剧终 | 棱镜

118日,瑞众人寿全面接手华夏人寿正式获批——前者拥有业界最高的565亿元注册资金,后者是明天系最大一块资产,被接管前资产规模5873亿元。

此时,距离肖建华归案已近七年。

2017127日凌晨3点,农历除夕,对外宣称在国外养病的肖建华,带着一个大号行李箱,被平静地带离香港著名的望北楼四季酒店豪华公寓四季汇

此事3个月前发布的2016胡润百富榜上,肖建华夫妇位列32位。但这位明天系的掌舵人此前行事已异常低调,他在酒店消费皆用代号“X”,不用实名,每次都用千元港币大钞,不用找零。

肖建华的年龄亦扑朔迷离。公开资料生于1971年,英国金融时报等媒体曾报道其持有加勒比岛国安提瓜和巴布达的外交护照(他自称爱国华侨,亦持有加拿大护照),生日是1972113日。时代周报记者前往其故乡山东泰安肥城市安驾庄镇南夏辉村调查,村中老人称,肖建华属羊的1967年出生。

2022819 日,上海一中院判决:明天控股、肖建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单位行贿等罪名成立,判罚明天控股人民币 550.3 亿元,肖建华则获刑13年、罚款人民币650万元。法院称,肖建华自首、认罪认罚、配合追赃挽损

按照1967年出生计算,肖建华19岁考入北大法律系,26岁成立北京北大明天资源科技有限公司步入商界,50岁身陷囹圄。在市场经济的蛮荒期入局,通过国企改制、操盘上市公司发家,再到依托数十张金融牌照,操纵三万亿资产,在资本市场翻云覆雨。

起高楼、楼塌了,高墙之后的肖建华,留下的是明天系积累的庞大风险资产。

2020717日,(原)银保监会宣布接管明天系天安财险、华夏人寿、天安人寿、易安财险、新时代信托、新华信托。同日,证监会接管明天系控制的新时代证券、国盛证券、国盛期货。

时至今日,这些风险资产结局如何?毕竟,明天系“拆弹”,比审判肖建华复杂得多。

比亚迪“捡”到车险牌照

先看合并规模巨大的四张保险牌照:被托管前的2019年数据,华夏人寿资产规模5873亿元,天安人寿资产规模2036亿元,天安财险资产规模611.3亿元,易安财险资产规模13.12亿元。

资产越多,“拆弹”的风险和难度就越大。

易安财险规模最小,转身也非常顺畅。20227月,结束托管不久的易安财险发布重整战略投资者招募公告。202359日,(原)银保监会官网公布批复,同意比亚迪汽车工业有限公司受让易安财险100%股份;17日,深圳速度更名为深圳比亚迪财产保险有限公司。

比亚迪的“土著”老将-副总裁兼财务总监周亚琳出任比亚迪财险董事长。

就在不久前的118日,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再次公布批复,同意比亚迪财险新增机动车保险,包括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机动车商业保险业务。

比亚迪由此成为国内首家全资持有财险公司的车企。根据之前的重整方案,比亚迪为此仅仅支付了5.54亿元(不包含比亚迪后期给比亚迪财险的增资款)。相对于这个消息给比亚迪投资者们带来的希望,以及随之而起的股价,这几乎是个的牌照。

承接天安财险的机构虽尚未公开确定,但市场预期已经明朗。

2023919日,金融监管总局网站公布,申能财险获批筹建。申能财险注册资本100亿元,顾名思义,8家发起公司由申能集团牵头,均具有上海国资背景。外界普遍认为,申能财险要装入的,正是明天系的天安财险。

申能集团并非首次涉足金融牌照,其为东方证券第一大股东,持股26.63%,同时还是中国太保的第二大股东,持股14.05%。而拟任申能财险董事长的龚德雄,为东方证券党委书记。

保险圈合伙接盘华夏人寿

千亿体量的寿险机构则需要国家队出手。

2023628日,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中汇人寿开业的同意批复,后者承接的是明天系天安人寿。

中汇人寿注册资金332亿元,来自纯正的金融国家队——中央汇金持股80%,中国保险保障基金持股20%中汇之名,正是来自中央汇金。

高管队伍自然也来自中央汇金体系:拟任董事长任小兵,曾任中再(中国再保险)集团副总裁;拟任总裁李源,曾任新华保险副总裁。至此,中央汇金系保险公司增至四家:中再集团、新华保险、中汇人寿、中国出口信用保险。

2023928日,天安人寿保险业务及相应的资产、负债正式划转至中汇人寿。曾经位列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的天安人寿,23年的历史至此终结。

对更大体量的华夏人寿,节奏稍有不同。

2006年参与发起成立起,华夏人寿一直是明天系的核心金融资产。截至20239月底,华夏人寿累计总保费2292.6亿元,全市场排名第三。

202373日,国家金监总局发文批准瑞众人寿开业。瑞众人寿注册资本高达565亿元,超过人保集团、中再集团,位列行业第一。瑞众人寿要承接的,就是巨无霸华夏人寿。  

股东有两家,九州启航(北京)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出资339亿元,持股60%;中国保险保障基金出资226亿元,持股40%

九州启航采用了股权投资行业的有限合伙模式,但LP名单却异常豪华——包括五家国资人寿:中国人寿、太保寿险、太平人寿、人保寿险、招商局仁和人寿;6家国资银行系寿险公司:工银安盛人寿、建信人寿、农银人寿、中银三星人寿、交银人寿、中邮人寿。

规模巨大,“保险圈”集体出资。

118日,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北京监管局正式批复了这个有难同当的风险化解方案:同意瑞众人寿整体受让华夏人寿保险业务及相应的资产、负债。

狂飙突进的时代结束了

券商牌照是最早找到下家的。

新时代证券曾是明天系资本运作的主阵地。新时代证券原董事长刘汝军,同时在明天系内部主管并购工作,曾任证监会上市公司监管部副处长。

202112月,国资委体系的央企中国诚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收购新时代证券98.24%的股权,成交价格131.35亿元。诚通是国有资本运营平台,拿到这块券商牌照,无疑方便很多。  

2022527日,证监会通报结束对新时代证券为期近两年的接管。6月,新时代证券更名诚通证券,正式成为央企子公司。同时,原新时代证券10位董监高退出,9位新面孔进入诚通证券高管名单。

诚通证券的域名(xsdzq.cn)算是为数不多的过去的影子。

国盛证券(国盛期货是其子公司)紧随其后,接手方来自与其渊源深厚的江西国资。与新时代证券脱胎于新时代信托一样,2002年国盛证券的成立,也源于江西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等几家赣系信托的证券板块。

2010-2012年,明天系多家公司战略入股并实控江西省国际信托,国盛证券作为子公司被划入明天系的资本版图。2012年,江西省国际信托更名为中江信托(2018年明天系将中江信托卖给雪松系,更名雪松信托,雪松信托今天仍持有国盛金控16.11%的股权)。

2015年,明天系借助其前台白手套,在当时被市场颇为关注的最神秘的80后大佬”“凤凰系杜力和张巍,运作国盛证券借壳华声股份登录A股,变身国盛金控”——江西国资持有的国盛证券股权被稀释到只有两成左右。

2022715日,就在新时代证券更名诚通证券后不久,国盛金控发布公告,江西五家国资组成联合体,以88.79亿元的价格受让国盛金控50.43%的股权。这些股权来自之前属于明天系的五家公司,刚好过半的股权,代表着明天系曾经的绝对控制权。  

市场有人认为,江西国资由此补全了证券牌照空缺,但其实是江西国资杀了一个回马枪。这个浪子回到母亲怀抱式的故事,分分合合间,正折射出这二十年中国金融政策和市场的影子。

或者说,那个金融业狂飙突进的时代结束了。

稀缺的信托牌照少了一张

银行、保险、信托、证券是金融业四大核心板块。但其中又以信托牌照数量最为稀缺,2007年以来没有新批,只有68张。

明天系就曾经占了三张半:新华信托、新时代信托、中江信托,参股北京信托。前两家在明天系被监管接管的九家金融机构名单之中,而已经卖掉的雪松信托(中江信托)如今亦岌岌可危。

2023526日,重庆市人民法院发布公告,称新华信托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符合宣告破产的法律规定,裁定宣告新华信托股份有限公司破产。

背负明天系时代大举信用扩张带来的债务率和不良率的沉重包袱,虽然曾一度传出招商局“接盘”的传言,新华信托最终还是徐徐落幕。  

事实上,这是200110月《信托法》实施以来,首个破产的信托公司,也是 2007 6月《企业破产法》实施以来,首例信托公司破产事件。

国内信托牌照数量减少为 67 张。

新时代信托前身是包头市信托投资公司。包头是肖建华妻子周虹文(北大同学,与李彦宏同为信息管理系1987级)长大的地方,也是除了北京之外,明天系最重要的据点。因此,与明天系首先被拆弹的包商银行情况类似,新时代信托也是明天系的嫡系机构。

但相较于新华信托,新时代信托暂时逃过了灭亡的命运。因为底层资产更可靠一些——虽然打了折,但兑付了。

202262日,处于被接管状态的新时代信托发布兑付方案:300万以下的个人投资者可以拿回8成本金,300万元-600万元的7成,600万元-1000万元的6成,而1000万以上就只有5成。

不到一个月,当年629日,新时代信托公告,已有99.5%的投资者完成签约。对于已被暴雷折磨许久的投资者而言,这已经是惊喜

尽量保护小额投资者,尽量不涉众,尽量保证自然人投资者的权益,无论现在还是将来,都是监管对风险金融的最底层要求。  

随后,20227月,新时代信托托管期结束,原托管组副组长王非出任总裁。当年9月,新时代信托60亿股股份(100%股权)公开挂牌转让,价格23.14亿元。

市场很快传出浙商银行有意承接的传言。但时值信托行业低潮,叠加背负明天系的历史印痕,这个23亿就可以买到的信托牌照,时至今日依然名花无主。

所谓“大佬”,都是时代的注脚  

历史有时候充满刻意的巧合。

如今归于中央汇金旗下的新华保险,与明天系也颇有渊源。1996年新华保险成立,发起并持股37%的最大股东,是新产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等几家公司组成的新产业系。新华保险首任董事长李福臣,亦为新产业系委派。

新产业系与明天系过从甚密,明天系被认为是新产业系“重要出资方”,甚至被指一度直接控制新产业投资。

已经破产的新华信托,就是新产业投资在1998年主导改制设立的——后者一度持有新华信托71.92%的股份。2008年至2013年间,新产业系实控人翁先定还出任了新华信托董事长。  

其在任期间,新华信托曾经一度联合中国航空产业基金等机构,主导举牌全球最大的飞机租赁商国际租赁金融公司(ILFC)。虽然后来收购终止,但其民营背景叠加42.3亿美元的价格,曾作为2012年度中国第二大海外投资登上头条,仅次于中海油收购加拿大石油集团尼克森。

与活跃在台前的翁先定不同,肖建华一贯隐身。他往往不会直接出现在明天系的台前,置身场外,通过一众忠诚的代理人、网状股权嵌套、严格的保密制度、“慷慨”的利益分配手段,用无形之手掌控数万亿资产。

肖建华本人此前曾多次表示“明天集团对金融机构的投资,均是财务性投资”。今天再看,可能出发点是这样,但事情往往会走向另一端:大股东往往忍不住向被控制的机构“伸手拿钱”,最终变成机构看得见、摸不着的不良资产。

20135月,肖建华曾接受媒体采访,出面否认幕后操盘泰国正大集团727.36亿港元收购中国平安H股股权一事。这是肖建华首次,也是为数不多的直面媒体,他说:坐庄的人一般是出不来的,真正坐庄的人会把自己装进去

一语成谶。

摘自-棱镜

   
上一篇 下一篇
中国民营企业的未来没有上一篇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