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天乐代言太阳集团城网址-欢迎莅临

新闻中心
News
联系我们
 

电 话:86-755-82910368

传 真:86-755-82910673

邮 箱:sail-group@sail-group.com.cn

邮 编:518001

VC想当丁世忠

时间:23-11-22 来源:投资界

VC想当丁世忠

最近几次交流中,投资人不约而同聊起了丁世忠。

这位安踏掌门人意外成为一级市场的新偶像。“随着并购升温,团队内部专门研究了安踏和丁世忠。”一位VC朋友如是说。

这几年,丁世忠和他掌舵的安踏战投团队悄然缔造了几个漂亮的并购案例——从FILA到始祖鸟母公司亚玛芬体育,皆不乏起死回生的传奇色彩。而路径极为相似:先是买下一个亏损重重的项目,然后透过深度运营,最终实现涅槃重新。

IPO放缓,并购潮起。这片江湖正在荡起涟漪。

投资人研究起丁世忠

丁世忠又悄悄出手了。

消息传来,拥有163年历史的意大利奢侈家纺品牌Frette(芙蕾特)易主,买方是一家中国香港注册的战投+PE”财团Raza Heritage Holdings——正是由安踏董事长丁世忠牵头。

据悉,收购Frette一事是丁世忠的个人行为,安踏集团特意对外表示:这和上市公司安踏体育没有关联,公司不作评论。

投资界获悉,丁世忠此次集结起的财团收购方中,还包括中国香港女商人、Joyce Boutique Group Ltd.(港交所上市时装集团,拥有品牌Joyce)前总裁马美仪。此外,还有一家中国PE

一位多次深度接触安踏并购交易的PE机构合伙人,在聊起丁世忠和安踏战投团队时毫不掩饰自己的欣赏:这是一支高度自驱的队伍。

据他介绍,安踏战投团队十分专业,以结果驱动,动力足,“我就经常被追着开会”,而且海外并购标的时差等问题都不复存在。

更重要的是,因为有此前安踏收购亚玛芬、并在国内成功运营的经验,这支战投队伍非常具备长期战略能力,“一步一个脚印,说到做到——真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并没有多少。”团队自上而下,留给外界的印象想来也是上位者能力和风格的体现。

今年年初,安踏集团刚刚经历近10年来最大规模的人事调整——彼时,安踏体育在港交所公告称,丁世忠将卸任CEO并留任董事会主席。据公告内容,丁世忠继续在集团企业战略、人才建设、企业文化、经营监督等事项上发挥核心领导作用,并将直接管理集团内部审计与监察职能及收购合并事宜。

尽管不再担任安踏的CEO,但身为董事局主席的丁世忠依旧在集团许多事务上处于核心地位——并购,也成为他直接领导的重要方向。在丁世忠的规划中,他还将带教一个以85后及90后为主的安踏干部冠军班,他曾说过:培养年轻梯队,用以解决安踏未来可能存在棘手的ICU问题。

实际上,凭借几笔重要的收购,丁世忠及安踏早已为创投圈所关注。“我刚入职时就经常听分析师们讨论安踏,大部分都是在研究他们的投资并购策略。”北京一位FA机构从业者说道。

当越来越多的VC/PE开始分析安踏与丁世忠,他们缔造的几笔经典的并购案就更值得回味了。

几笔经典的并购

“不做中国的耐克,要做世界的安踏。”丁世忠野心勃勃的一句话,打开了安踏并购海外高端品牌的大门。

先来回顾安踏最不能忽视的一笔重要收购——买下FILA

2009年,当昔日对手李宁大张旗鼓去海外开设直营店时,安踏的国际化开端是从并购走来。那一年,丁世忠花了3.2亿,悄悄从百丽国际手中买下了FILA中国区运营权,当时安踏表示:“FILA主要走高端运动路线,面向网球、滑雪等细分市场,收购FILA有利于安踏抢占高端运动市场份额。

丁世忠事后回顾,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受到了联想通过收购IBMPC业务,从而顺利打进欧美市场的启发。他觉得,哪怕是花3.2亿做个实验,能顺利进入当时人均GDP3.5万美元的意大利,怎么想都是划算的。

安踏给FILA调整了在中国市场的形象定位,专注运动时尚,避开耐克阿迪的纯运动受众群体;另一方面,为避免主品牌亲民的价格拉低FILA的档次,安踏还刻意与FILA保持一定距离,从战略层面模糊了与FILA关系。

后来的故事我们都看到了:收购时FILA在大中华区的营收亏损超3900万,安踏凭借强大的运作能力使其营收在2019年超过65亿,又在2021年首次超过200亿,FILA一跃成为集团最重要的业务之一。

自此,安踏开始频繁寻找“下一个FILA”

拿下始祖鸟母公司,也是安踏一笔漂亮的buyout2018年年底,安踏集团联合方源资本、Anamered Investments及腾讯组成财团,拟收购始祖鸟母公司亚玛芬体育Amer Sports。交易很快完成,次年3月,最终安踏等以371亿元完成收购。

“这是我创业到今天,所做的分量最重的一次决定……收购要约的成功,让我们能携手改变全球体育用品行业的未来。”2019年年初,丁世忠发了一封内部信,以这样的字眼来描述对亚玛芬体育的收购。这笔交易也成为了中国体育用品行业史上最大的一次跨国收购案。

一开始,亚玛芬体育并未给安踏带来多少现金流,连续几年亏损,在安踏的运作下,2022年亚玛芬正式开始盈利,根据安踏最新财报,今年上半年,亚玛芬体育收益同比增长37.2%132.7亿元。

不仅如此,亚玛芬体育已秘密提交在美国IPO的文件,计划最早明年初上市,而公司估值可达100亿美元(超700亿人民币),它旗下的始祖鸟、萨洛蒙Salomon等品牌正在席卷潮流——则也让很多人惊呼:

“原来这些高端品牌都是安踏的!”

稳坐中国第一体育用品公司的宝座,安踏出手接连不断,KOLON SPORT、迪桑特DESCENTE等品牌也早已被其收入囊中。

就在上个月,安踏还第一次并购一家国内品牌——MAIA ACTIVE。后者是一家亚洲女性运动服饰品牌,主打产品瑜伽服,安踏认为收购事项对集团旗下的女性业务板块是一个很好的补充。

这也是创投圈津津乐道的一笔交易。对于MAIA ACTIVE昔日的投资人来说,多年前的这笔投资终于退出有门。在退出渠道并不明朗的今天,不止一位消费投资人向投资界表示:消费的整合并购将成为接下来一个大的趋势。

而安踏,也难怪被越来越多的投资人“盯”上。甚至曾有创业者夸张地说起消费创业to安踏——“做一个消费品牌,然后卖给安踏。

并购,开始热闹了

安踏的并购经验留给创投圈很多思考。

无独有偶,最近一笔并购案却留下一个唏嘘的结局。字节跳动数年前并购而来的项目——PICO被曝裁员80%

20218月,字节跳动斥资90亿收购PICO,轰动一时。然而,PICO今天的现状告诉我们:并购并不是一时的生意,也不是所有人都能上演安踏收购FILA带来200亿营收、或是收购Amer得到又一个IPO的戏码——

收购之后,运营能力才是真正的试金石。

并购为什么难?对于企业战投来说,这是充满风险的一幕。一位CVC投资人介绍:并购动作不是最难的,难的是后续的并购整合,从业务融合、财务融合,到人力融合、文化融合,每一个都是艰巨的任务。稍不留神,就有可能赔了夫人又折兵。

但无论如何,在退出渠道不甚明朗的今天,并购依旧被寄予希望。曾经一个共识是,当市场行情并不乐观时,并购交易机会更多,不过,今天真的有大量的并购案发生吗?

北京某一线FA机构消费组的朋友坦言:现在经常卡在卖家和买家对于估值预期的不匹配,创始人不肯割肉,就算勉强达成,卖掉的钱按优先权先分配给老股东,到公司管理层更是不及预期……”最后对方总结,每一笔并购都很难推动。

这不禁让人感慨,能遇到安踏这样的收购方的确并不容易。

今年以来,“并购女王“刘晓丹多次提到,一级市场底层逻辑的改变,使投资越来越同质化,IPO退出的赚钱效应越来越差。2016年起年均万亿的一级市场投资,完全通过IPO退出是不可能的,并购正成为当下讨论的焦点。

例如,对于退出渠道并不明朗的消费品牌来说,并购或将成为主流。北京一位消费VC合伙人曾表示,国外很多消费公司都通过一轮又一轮的并购实现规模扩大,因此他认为2024-2030年中国也将迎来消费行业的整合并购时代。

“最近部分拟IPO公司开始转投并购市场,已经有好几家公司跟我们进行了接洽。一位券商并购业务负责人对外介绍。

崭新的序幕正徐徐拉开。

摘自-投资界

   
上一篇 下一篇
为啥做一级慢慢变成了为人民服务没有上一篇
Baidu
sogou